美团扩张危机——王兴的桀骜与焦虑

  • A+
所属分类:人工智能

看似五彩斑斓的业务线背后,折射出怎样的危机?

“从今以后,三公里内骑美团摩拜单车,三公里外叫美团网约车,蹲家里点美团外卖,出去玩用美团旅游团购……“美团,真是让生活更美好了!”清明节前夕,当我们还沉浸在新一轮打车补贴的喜悦之时,“超级平台”美团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摩拜单车纳入麾下——以27亿美元全资收购摩拜,包括35%美团股权、65%现金。

杏彩平台说,与阿里反目,抢攻滴滴,背靠腾讯,豪掷摩拜……扩张主义者王兴眼中的星辰大海,正变得具体而微。只是,面对烧钱比外卖要厉害很多的网约车和共享单车市场,美团有充足的资金流吗?看似五彩斑斓的业务线背后,折射出怎样的战略思考?  

蓄意良久的“出行故事”

美团“出行故事”的第一笔,写于2016年,执笔人便是王兴。2016年,王兴以个人名义参与了摩拜C轮与C+轮共计超过1亿美元融资。这是他与摩拜缘分的开始,也是美团“出行故事”的开篇。

凤凰平台图片:美团扩张危机——王兴的桀骜与焦虑

故事的转折发生在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同时上线出租车、快车两种业务。美团披露美团打车上线当日就获得近15万个订单,22日订单量超过25万,24日达30万,五成用户成回头客。此时距国内第一家网约车平台成立已过去7年,滴滴也早已占据市场份额的绝对优势(公开资料显示,在2017年年底一轮 40 亿美元融资后,这个行业老大的估值已达560 亿美元)当时习惯了一家独大的滴滴,根本没把后生美团放在眼里。

美团的进击,很快引起滴滴的不满,相继推出相关现金奖励拉拢用户,同时宣布进军外卖市场膈应一下竞争对手。

向来不缺流量和用户的美团,拓展新业务时拿出一定补贴吸引到用户并非难事,但问题是,一旦补贴停下来呢?“3个月后再说。”兼职做美团打车的车主赵师傅笑言,“美团打车前3个月免抽成,上海私家车主都出来兼职跑美团了!”对此业界普遍不予乐观:美团打车尽管前期占领部分市场份额不难,但只要滴滴把分成稍降一点,美团再烧钱就难免伤筋动骨。

对美团而言,以16亿美元现金、11 亿美元债务作价,接下一个与现有业务基本无关的共享单车摊子,很难不让人怀疑这笔交易更多是在帮大股东腾讯回本。王兴在一次采访中被问起“互联网圈谁是朋友”时,斩钉截铁回答是腾讯。“同时腾讯也是我们最重要的股东。”在王兴“同一用户群体”品类扩张逻辑下,美团业务线如今又多了一个不仅盈利堪忧,甚至还拖欠巨额债务的共享单车生意。美团出行的另一位主角——摩拜再次亮相台前。

一个插曲是,滴滴和软银也曾有意投资摩拜,给出估值更高,相对于美团收购似乎更易为摩拜所接受。但同为摩拜最大机构股东的腾讯,最终拒绝了滴滴,没有否决权的摩拜团队只得服从。

更有分析一针见血指出,面对已强势取得ofo控制权的阿里,腾讯急需一个对抗马云的急先锋,马化腾选择了彻底与阿里翻脸、将自己紧紧捆绑上腾讯战车的王兴,而非自主性、独立性更强的程维。而软银又是阿里的主要投资者,敌人的朋友亦是敌人。

凤凰平台图片:美团扩张危机——王兴的桀骜与焦虑

四处树敌的扩张狂徒

滴滴与Uber合并后,业界本以为网约车市场没有多少战争了,但美团带来了意外。

这确实很意外。美团发家于团购业务,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团购平台。如今却很难仅用一句话来定义美团。

最新组织架构调整中,美团点评构建起新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出行事业部四大业务体系,聚焦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LBS场景。

与此同时,随着多元化的进行,从外卖到酒旅,再到出行,这些年美团四处点火,处处树敌,与饿了么、与携程、现在又与滴滴进行着一场暂时看不到结局的战争。

美团式扩张为何如此容易不招人待见?

王兴的性格是把双刃剑,当年周鸿祎打算邀他一起做校内网时,明明囊中羞涩却一幅爱搭不理的样子,随后周鸿祎就力劝红杉不要投资。但今日资本徐新反觉得王兴厉害,“此人做的很多业务都不是第一个,却能后来居上,把前人PK掉!”

凤凰平台图片:美团扩张危机——王兴的桀骜与焦虑
而在美团外卖与饿了么多年厮杀中,阿里扮演了重要角色。2017年4月,阿里和蚂蚁金服4亿美元投资了饿了么,自此阿里系成为饿了么最大股东。2018年初还曾传出消息,阿里将全资收购饿了么纳入新零售体系。美团出行的最新战争,只不过是多年来美团持续大战的延续。2010年王兴创办美团网,迅速杀入团购领域。经历过千团大战后,2015年合并大众点评,成立新美大,成为O2O领域的独角兽。

但扶持饿了么前,阿里先看中的是美团。在2011、2014年,美团B轮和C轮融资中均有阿里身影,到了2016年E轮融资中,腾讯出现了……当年王兴造访阿里总部与马云的交流也并不愉快,抛出一句“如果阿里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尊敬他们”。也许正是这种睥睨一切又不阿世取容的派头,才让资本最终选择了他而不是大众点评张涛,更让腾讯内定王兴而不是程维来整合摩拜,继续这场出行之战。

就如一枚硬币正反面,王兴的激进,也让外界对其未来产生了疑惑——对于一家还不具备连续盈利的创业公司而言,多元化无疑需要大量资金支持。

据公开资料,美团成立8年间,共完成6轮融资和两次战略投资,已知融资总额超过83亿美元。2017年5月,美团点评集团高级副总裁陈少晖透露:公司整体业务盈亏平衡,账上实际资金储备超30亿美元。2017年10月又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这意味着,美团点评至少手握70亿美元资金。

但当收入摩拜后,美团现金储备只剩下30亿美元左右。再减去摩拜公开的10亿美元债务,现金储备将进一步稀释。而一旦现金储备不足,美团扩张计划也将受到直接影响。

to IPO下的资本重压

美团涉入出行领域旨在补足生态圈,如果将这个理由看作是美团式扩张的A面,那么B面就是对其估值的重要性。该重要性体现在两个层面:一层是提升估值,这对美团至关重要。在酒旅、外卖、本地服务之外拓展一条新赛道,于上市势必会拉升估值;另一层在于提升融资需求。

2017年10月完成40亿美元融资后,美团点评估值已达300亿美元。对于上市,王兴并没有表现出压力。但最近美团被曝出即将赴港上市的消息——3月27日美团点评已与美银美林、高盛公司和摩根士丹利接洽,筹备今年香港上市事宜。王兴本人也透露,正在准备美团上市计划。

业内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团急于寻求投行旨在增加融资金额。好消息是,有了打车业务的加入,美团在估值上会给资本市场讲一个更大的故事。坏消息是,打车业务现阶段对美团的价值是助其上市,一旦美团上市完成,或许就不会在打车业务上耗费更多精力和资金。

这并非空穴来风。美团打车在上海推出后,就有媒体调查发现其官方宣布的30万单中竟有40%为虚假订单,也就是司机为骗取高额补贴而刷单。其实这种现象在网约车大战时比比皆是,滴滴、Uber都为此付出过巨大代价。令人困惑的是,既然是行业共知的弊端,为何美团没有提前做好准备?

凤凰平台图片:美团扩张危机——王兴的桀骜与焦虑
敏感时期揶揄竞争对手在业界看来并没有什么稀奇。只是一贯低调的王兴这样赤裸裸站出来呛人,着实令人感觉到美团对于打车业务的紧张和焦虑。若按王兴说法,更适合“以资本为中心”非共享单车莫属,短时间内撬动资金数量更多,而作为摩拜的最终所有者美团,玩的也是“以资本为中心”的游戏。

诚然,美团能在一次次“大战”后活到现在,经营能力自然不会差。但每一次都要花掉更多的钱,来维持增长以扩大估值。

这与老一代互联网公司通过大规模亏损打下市场不同。毕竟前辈们通过某一方面的长期投入建立起了护城河。如今天亚马逊云计算、智能语音产品,甚至把微软、Google这类技术公司甩在身后;百度在搜索市场无可动摇;京东物流配送则成了差异化竞争力。而美团能做出行、滴滴能做外卖,可见这些钱建立起的门槛有多低!

来源:和讯网

作者:中外管理杂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