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救亡史:一场救赎背后是一场更惨烈的死亡

  • A+
所属分类:人工智能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作者:商业人物研究院

乐视危机爆发到现在17个月了,剧情从来不冷场,这次是又一次的大金主输血。主角变成腾讯、京东、苏宁等六家公司,剧情会反转么?

杏彩平台说,最新输血

这次输血救援,早在一个多月前就有了先兆。

3月底,孙宏斌召集一帮记者做了一个群访,这是他卸任乐视董事长以来第一次主动接受媒体采访。他说了很多,对乐视网看衰的话说了一大堆。其中包括,“即便乐视网变卖全部资产也资不抵债”这样的话。但是对于非上市公司部分,他的话给人留下了想象力。他说,“乐创文娱和新乐视智家,我们都会想办法把它做好,因为不是上市公司,相对来说引入资金会灵活一些。乐视在智能电视领域还是领先的。”

凤凰平台图片:乐视救亡史:一场救赎背后是一场更惨烈的死亡

五天后,3月30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新乐视智家与腾讯视频签订合作,双方约定,“腾讯视频电视版权内容将在乐视电视上呈现,双方将按约定比例对在乐视电视上通过腾讯视频内容产生的会员、广告等商业化收入进行分成。”

新乐视智家并非上市公司部分,正是孙宏斌所说的“想办法办好”的那部分业务。至此,看得出孙宏斌的思路是想拉来更多金主,把这块优势资产重新打包。

4月8日,新乐视智家的救援方案出来了。

乐视网公告,董事会审议通过了新乐视智家的增资计划议案,拟增资的议案实际在今年1月2日即已通过董事会,在近期和各投资方沟通下,暂确认了增资方案。新乐视智家将按照90亿估值以现金及债权增资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增资计划主要以引入新投资者为主。

十天后,这一增资计划的参与者首次被媒体曝光。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融创、腾讯、京东、苏宁等六七家公司将会参与到新乐视智家的最新一轮融资中。一位接近乐视的投资人证实了这一消息。几经求证,最新情况是,新乐视智家的这笔30亿元融资基本敲定,已经处于签字状态,其中约20亿来自几大投资方,另一部分将通过债转股的形式进行募资。据一位近乐视的知情人士透露,每家投资金额不会太多,并且会签署严苛的投资条款。

比3月底的公告给人的预感更早,上述投资人表示,这桩买卖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洽谈了。

不过,这和贾跃亭已经没有多大关系。

早在3月底前,乐视智新的法人就已经不再是贾跃亭。乐视网仍持有新乐视智家40.3118%的股权,但已经全部质押,其中,34.9398%质押给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其余5.3720%质押给银行、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

此时,关系更大的是孙宏斌。

孙宏斌两次救援

乐视危机以来,最大的一场救援无遗就是来自孙宏斌。去年,他两次输血乐视,先后总计达167.9亿元资金。

第一次输血,是乐视危机最初爆发的时候。

2017年1月,这两个山西老乡坐在了一起。双方举行了高调的融资发布会,镜头前,贾跃亭和孙宏斌喜笑颜开。

凤凰平台图片:乐视救亡史:一场救赎背后是一场更惨烈的死亡

孙宏斌的融创中国出手驰援了150亿元:60.4亿元收购乐视网8.61%股权,79.5亿元获乐视致新33.5%股权,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

这是孙宏斌第一次进入非房产领域的投资。

孙宏斌说,价格是老贾定的,特别简单,投资前还对乐视做了财务上的调查。他对贾跃亭的评价是,“这样肯冒险的企业家值得信任和支持”。他还说,“对这个公司,我看懂了一部分,最起码资金方面我看懂了”。

去年夏天,贾跃亭辞去了乐视网的一切职务,乐视网以及部分子生态改名。去年7月,孙宏斌说,“我们应该支持老贾这种义无反顾的企业家精神”。

9月融创半年财报发布会,孙宏斌落泪。虽然他说贾跃亭确实失败,缺少断臂求生的精神,但其人厚道,并几次提到人要心怀善意。“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到11月,孙宏斌对乐视第二次输血。

11月16日,融创中国公告称有条件向乐视致新、乐视网提供17.9亿元借款,为乐视网现有及新增债务提供30亿元担保。再度为其参股的乐视致新、乐视网提供运营资金。

所谓的“有条件”,具体条件到了11月20日晚间乐视网才正式公告:

董事会同意乐视致新拟向融创中国旗下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申请借款5亿元,乐视网拟申请借款12.9亿元,借款利率均为每年10%,不仅如此,并且披露了诸多严苛的质押担保条件。

孙宏斌二次输血也是自救,和第一次救援不同,这次孙宏斌如果继续不作为,放任乐视网的股价复牌后如基金们下调的估值走势,而加上乐视致新、乐视影业的估值大缩水,他年初投资的150亿将继续缩水。

两次输血前后,孙宏斌提及贾跃亭和乐视还是乐观和积极更多。今年1月,孙的态度大转。

1月,乐视网重组失败,收购乐视影业终止。

孙宏斌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说:“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3月29日融创2017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称,乐视是妖股,是一个失败的投资,总共投165亿全都计提坏账了,不能说是壮士断臂,脑袋都断了,“不过没有失败哪有成功?再聪明的人,你没有经历,没有失败,没有痛苦,怎么会有成长?就算成长了也是假成长!”“乐视网我能怎么办呢,再借100亿我傻啊?”

孙宏斌当然不傻, 他放弃了再救乐视网,转向了非上市部分的文娱和电视业务。文章一开头提到说服六大公司注资,与其说是乐视救援,不如说是孙宏斌的自救。

孙宏斌对看好的文娱和智新(电视)业务,坚定地拿在手里。

12月25日,乐视网公告称,天津嘉睿将对乐视网增资,增资完成后,天津嘉睿持有乐视影业40.75%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则持股16.3592%,为第二大股东。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披露,天津嘉瑞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9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汪孟德。汪孟德是目前融创中国的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换句话说,孙宏斌用自己的一个马甲公司成为了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

乐视自救

乐视危机整整17个月了。2016年11月6日,乐视控股CEO贾跃亭发布一封全员内部信,反思因节奏过快导致公司资金不足,宣布要停止烧钱扩张。

“首先表现在外最明显的征兆,还是集中在资金方面。在资金问题背后,发现我们的组织和管理都有问题。战略节奏过快也是问题,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连自己的能力都跟不上。”贾跃亭两年前接受腾讯科技采访说出这句话,直指乐视的命门——缺钱。

凤凰平台图片:乐视救亡史:一场救赎背后是一场更惨烈的死亡

危机爆发之初,乐视能做的自救就已经都做了。

首先,是进行人员优化及节流开源。

在乐视2016年跨越式大发展的一年中,乐视人力成本剧增,职员工迅速由数千增长到两万左右,员工入职高峰时甚至排出一个五六十米的长队,光是员工的工资支出每月就达到三四亿。危机爆发后的半年内,乐视非上市公司部分的裁员达到4成以上。包括美国、印度、香港、控股、手机、体育。据媒体报道,其中手机和体育为人员调整重点区域。仅此一项调整,可以每月为乐视节省大量薪酬支出。

除此之外,乐视还在出售旗下地产物业。

去年6月,世茂工三项目正在与包括万科在内的多家地产商进行谈判,据媒体报道该项目目标出售价格在30—40亿元之间。在此之前,乐视已将在上海的物业、以及重庆地产项目出售给融创,已回资数十亿元。

另外,去年一年,贾跃亭变卖了酷派和易到的股份,用于还债。

1月4日晚间,酷派集团有限公司(2369.H K )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中文名称为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出售了酷派8.97亿股股份,占酷派已发行股本的17.83%,价格为0.9港元/股,成交总价约为8.08亿港元(约合6.7亿元人民币)。

6月,乐视将所持易到股份全部质押给上海哲蕴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易到第一大股东乐视网CEO吴孟,将667.31万股易到股权质押给上海哲蕴商务咨询合伙企业。)。7月14日,债权人韬蕴资本成了易到的接盘者,贾跃亭套现退出。

这一年,贾跃亭作为乐视网控股股东,将其股权做了30多次质押融资,质押率超过90%。

没有贾跃亭的日子

去年底,甘薇受命贾跃亭处理国内债务危机事情。债务小组到目前为止做的最大的事情是变卖酷派股份8个多亿还债。除此,贾跃亭对乐视危机的拯救能力越来越弱。

如今,贾跃亭并不关心国内对乐视网及其旗下资产的拯救,他忙着在大洋彼岸为FF汽车融资造车。

凤凰平台图片:乐视救亡史:一场救赎背后是一场更惨烈的死亡

乐视危机爆发后,贾跃亭一直在给FF做融资输血。就在乐视危机爆发当月,贾跃亭还宣布了一项6亿美元的融资投于FF。

北京时间2月14日上午,在第一次全球供应商峰会上贾跃亭讲话,承认FF已成功完成15亿美元股权融资,资金用于FF汽车量产。

就在这个月,《汽车商业评论》的记者在美国见到了贾跃亭,贾说,“现在我就做这一件事了(FF汽车)。”

目前看,非上市部分的乐视影视和电视业务会是孙宏斌在救援,未来也可期。他也在积极行动将乐视这部分优质资产剥离和独立出来。但是对于乐视网而言,优质资产被越明显的剥离后,乐视上市公司部分的未来就凶多吉少了。

一场救赎背后是一场更惨烈的死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